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时空
 第一回
 
瞬间身子一定,异样感觉尽数去除。耳边响起一片厮杀之声,“乒乒乓乓”
 
响个不休。
 
我定了定神,发觉自己藏身於一座巨大的假山之中,身上仍然穿着原来的便
 
服。环顾四周,却是一个大庄院的花园,这假山建在墙边,近旁倒也没有人。这
 
假山位置甚佳,将园中情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样子这儿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混战,似乎是贼人攻门。一名长须中年男人
 
指挥着一帮家丁弟子正奋力厮杀,应该就是这家的主人。另一方却是一些装扮古
 
怪的人,使的兵器也甚希奇,闻所未闻。
 
我对历史各朝的服饰并不熟悉,只能肯定这不是清朝。心中暗暗思量这情状
 
跟金庸哪部小说中的哪一个情节相符。
 
眼见贼人已大占上风,有一人叫道:“方铮,你还是乖乖跪下来引颈就戳罢
 
了,我们考虑放了你的家人一条生路!”
 
那方铮喝道:“士可杀不可辱!要我向你们这帮邪魔妖人投降,想也休
 
想!”眼见门下弟子愈战愈少,一个个给砍翻在地,犹自奋力战斗。
 
姓方的?我皱了皱眉,金庸小说中哪个姓方的给人这样欺上门来?好像没有
 
一点印象。我挠了挠头,只好继续看下去。
 
方家已然渐渐不支,方铮身旁的门人弟人已全给杀死於眼前,自己身上也已
 
多处负伤。忽然听得一声长笑,门口走进几十名贼众,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随
 
後一队花花绿绿的女人给绑着押了进来。
 
方铮见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妻儿弟子,长叹一声,身上又中数刀,终於不支
 
倒地,随即有几个贼人将他绑了起来。
 
一个灰衣大汉走了出来,剑指方铮骂道:“姓方的,你三番四次跟我们教主
 
作对,一剑把你杀了可太便宜你了。嘿嘿,我要你全家女人一个个在你面前做场
 
好戏再让你死!”一把拉过一个中年妇人,笑道:“这是你老婆吧?徐娘半老,
 
风韵尤存啊,哈哈!弟兄们,给我好好地干这婆娘,谁将她奸死了教主就记他一
 
功!”
 
方铮骂道:“你们这帮妖孽……”还没说完,便给人一剑捅在嘴?,切去半
 
边舌头。方铮痛得呵呵直叫,不停奋力挣扎。但他给绑得结实,哪里动得分毫。
 
那方夫人给几名贼人围在中央,衣服给撕得粉碎。她虽然武功也是不弱,但
 
这般给人擒住,却是无法反抗,双腿给大大分开,屁股给一人托在手?,两根肉
 
棒一前一後插入她两个肉洞,猛抽起来。方夫人泪流满面,忍着剧痛,只是破口
 
大骂。
 
忽然听得屋顶一声娇吒,一个蓝衣少女手持长剑从天而降,剑锋直指正在奸
 
淫方夫人阴户的贼人。“啊”的一声惨叫,那贼人本来抽插正欢,猝不及防,一
 
剑正中脑部,顿时毙命。
 
方夫人一见,叫道:“青儿快走!别管我!你快走!”那少女哭道:“娘!
 
我……我要杀光这些恶贼!”早有十几名贼人将她围在中央。那少女犹如发了疯
 
一般,乱斩乱戳,那班贼人一时倒也奈何她不得。
 
那灰衣人笑了一笑,说道:“这小妞是方铮的女人,要捉活的!喂,你们看
 
什麽,不想干方铮的老婆了?”
 
话音未落,早已有一名贼人顶上刚刚被杀那人的缺,将肉棒插入方夫人的阴
 
穴。方夫人眼看女儿难以脱身,自己前後两个肉棒正给奸着疼痛,还有七、八只
 
手在自己身上乱摸,羞愤之极,一阵绝望,昏厥过去。
 
那灰衣人道:“不要停,继续干!把她弄醒,奸到死为止!嘿嘿!”指指围
 
在一旁看热闹的几十名贼人:“你们很闲吗?把方家的女人全部都奸死!听到没
 
有?”
 
那帮贼人一听,齐声起哄,呼啦啦将方家十几个女人按倒在地,剥光衣服,
 
轮奸起来。
 
我眼见这情状,不禁面红耳赤。以前连女人的身子还没碰过一下,只是泡在
 
元元看A文打手枪过瘾,这下一连见到这麽多女人的裸体,下身的肉棒忍不住已
 
是竖了起来。
 
灭门?金庸书中倒是说过好几宗灭门的故事,可是都不姓方啊?难道……难
 
道我给骗了,这不是金庸小说中的情节?可怎麽会呢……眼前屍横遍地,正在上
 
演超大型轮奸场面,由不得我胡思乱想。转瞬间那蓝衣少女也已被擒。
 
那灰衣人笑道:“方铮的女儿?呵呵,我亲自来!”走到那少女跟前,一把
 
撕开她胸前的衣服,露出一对大乳房。
 
灰衣人双手抓住那少女的乳房猛捏,笑道:“瞧你还没十八岁吧?奶子就这
 
麽大?嘿嘿!你叫什麽名字?”那少女别过头去,含泪不答。但却有一名贼人笑
 
道:“这小妞叫方艳青,是这一带有名的小美人呢!”
 
灰衣人道:“是吗?长得是挺不错的,可惜马上就要给活活奸死了。”几下
 
拉扯将方艳青的衣服尽数撕下,抓住她的一条腿高高抬起,另一只手便摸上她的
 
阴户,在方艳青的阴阜上搔了一搔,骂道:“他妈的,这小妞年纪小小的,骚毛
 
怎麽这麽多?”回头瞧了方夫人一眼,笑道:“你娘的骚毛都没有你多!”手指
 
突然用力,撕下方艳青几根阴毛来。
 
方艳青惨叫一声,双眼血红,骂道:“狗贼!你有种就杀了我!”
 
灰衣人淫笑道:“等我和我的弟兄们玩过了後再说吧!”掏出肉棒,抵在方
 
艳青阴部,转头对瘫在地上咆哮着的方铮笑道:“我替你女儿开苞,你要不要看
 
看?”嘿嘿一笑,肉棒全力捅入。
 
方艳青痛得牙根直抖,口?骂声不绝。灰衣人淫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倔
 
强的小妞,奸起来最爽!”不理她死活,将方艳青压在地上,双手各握着一只乳
 
房,肉棒一下下重重猛插。
 
我直看得口干唇燥,脑中却一直在搜索着方艳青这个人。心想金庸的书中姓
 
方的本来就没几个,怎麽会想不到?但实在就是想不到,真是没可奈何。
 
时间慢慢消逝,我的肉棒已然忍不住射了一次,弄得裤裆中湿漉漉的好不难
 
受。但那轮奸秀却尚未停止,五、六十名贼人两三个一组,将方家十几个女人没
 
命奸淫,有人完事了自有人顶上。那些女人不得片刻喘息之机,一连好几个时辰
 
都给两条甚至三、四条肉棒在前阴後庭甚至小嘴?奸淫着,直奸得死去活来,晕
 
了又醒,醒了又给奸晕,惨叫声此起彼落。偏生她们平时习武,身体较为健壮,
 
却不得便死。
 
我从没见到这麽血醒的场面,看那十几个女人都要给活活地轮奸致死,虽知
 
这是在游戏?,但还是不禁心惊肉跳。
 
终於听得有人说道:“方铮的老婆完蛋了。”我一看,原本围着方夫人的几
 
个贼人散了开去,方夫人下身一片狼藉,不停地渗出鲜血,身上青一块黄一块,
 
直挺挺地躺在地下一动不动。
 
忽然,贼人群中一片骚乱,只见方艳青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一股力气,竟杀
 
开一条血路,扑到母亲屍身上大哭。那些贼人奸淫得正欢,连那三名正在奸着方
 
艳青的贼人都万料不到她竟会暴起冲出,均不及出手拦阻,已给方艳青奔到母亲
 
身旁。
 
方艳青抱住母亲的屍身,忽然站起便跑,竟直奔我藏身的假山而来。那夥贼
 
人失了先手,也大呼小叫追了上来。他们见方艳青脚步虚浮,跑得跌跌撞撞,知
 
道她已全身乏力,全仗一口气支撑。於是笑嘻嘻地慢下脚步,料知她决逃不掉,
 
慢慢围了上来,要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戏弄戏弄一下这不屈的小美人。
 
我见方艳青瞧我这儿直窜过来,心中暗暗叫苦。心想我半点功夫不会,那个
 
买来的神行百爬也不知管不管用,要是给这帮贼人发觉,马上就得Game
 
Over了。
 
担心的事果然来临,方艳青本已无路可逃,只有直钻入假山之中。我只听见
 
一连串急促的喘气声奔近,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突然撞在我怀?。“咚”的一声
 
响,方艳青抱在怀?的方夫人屍身掉在地上,她一见到我,嘴角竟微微挤出一丝
 
笑容,身子一软,昏倒在我的怀?。
 
我美人在抱,心中却是砰砰直跳,忽听有人嚷道:“这?还有人!”
 
我大惊,不及多想,口?暗念一声“神行百变”,抱着方艳青便即窜出。这
 
一窜,竟已掠出一丈开外,几乎撞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之上。我连忙向上一跳,
 
顿觉身子腾云驾雾一般,定睛一看,已经站在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