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黑了,我们如约在xx的咖啡吧见了面。她168的个头,一身连衣裙的装扮,显的身材格外匀称。说不上很漂亮,但用青纯来描述一点不为过,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让我知道她不是本地人。我们面对面坐着,聊着见面的感受,她说我比她想像中的帅,我说她比我预料的要漂亮,就这样我们互相吹捧着对方。 说话间感觉的到她流露出那些许的忧伤,看来她并不开心,出来见网友只是因为心中不快罢了。我问她经常见网友妈?她说是第一次。 经过相互了解,我得知她来自河北,在这里的医科大学上2年级。大一的时候因为学习优秀,普通话标准,被学校推荐到校广播站去当播音员,从此她的声音开始传播於校园的各个角落。 她也渐渐在校园里红了起来。大一下学期她与一位来自厦门的同学相恋了,彼此珍惜对方的感情,每天除了上课都是如影随形。大一的那个暑假,他们没有回家,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过起了两个人的世界。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医科大学里从来都是阴胜阳衰,就在前那个男生带着一个大一的女生出现在她面前,意味着她被抛弃了……我看着她眼圈已经红了,知道她这时候很难过,於是顺手拿了张纸巾给她。 这时候我才知道女人是水做的这个道理,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面对一个女孩子如此亲近的倾诉,还夹杂着泪花。我开始同情她,或许这很平常,但就如此发生在你的眼前,而且我们并不算认识,就凭她对我的信任,我感动了。开始为她搽眼泪,为了搽眼泪的方便,我与她坐到了同一张凳子上,不停的安慰她…… 我这个人最大的落点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哭,一哭我心就碎了,好像是我抛弃了她似的。她开始在跟我说感谢的话,说我真好,谢谢我能陪她,聆听她的那些伤心事。渐渐的我们彷佛如同故友,慢慢抛开了她感情的话题,我们聊了家庭,聊了各自的家乡,她的情绪也开始好转起来。 手机的关机声音提醒了我,这时候已经是11:30了(我平时把手机定时在11:30自动关机)。我起身跟她说,「很晚了,我想你该回学校了」,她立刻站了起来,惊慌失措的说:「完了,怎麽这麽晚了,学校宿舍的门都锁上了,我怎麽回去啊」。我是个没有太多心计的人,看见她着急的样子我也没多想,就说了句,「要不我帮你开个房间你在外面睡,明天再回去吧?」 当初我也没多想,只是出於好意的帮忙,我看见她脸红了,但是还是答应了我的解决方法。我带着她来到一个宾馆,办理好了住宿手续。当我走进宾馆房门的时候我的心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我告诉自己,我只是想帮她,没有别的想法。我有女朋友,不可能跟她发生什麽,可是我的脚步却不愿意离开…… 我给她开的房间是靠近马路边的,虽然靠近马路边,但在这将近凌晨1点的夜里,房间格外安静。户外的霓虹灯透过窗户映射在房间的墙壁上,使得房间里充满了迷幻般的诱惑。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我特意把电视机打开。 我们就在窗户边趴着,聊了许多,我问她我们第一次见面怎麽就敢跟我来这个地方,不怕我是坏人吗?她捂着嘴笑了,很自信的说「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感觉得到你不是坏人,你要是坏人我落到你的手里我也情愿。」我吓了一跳,心想,坏了!nnd,是不是遇到传说中 鸡了,她说那话很容易让人感觉到是在诱惑我。 这时我才注意观察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的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笑起来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v字形的连衣裙衬托出她那苗条而性感的身段;衣领有点低,粉红色的内衣若隐若现;细长的双腿对称而笔直。我想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美丽的女子都会心动,更何况是在深夜里孤男寡女呆在一个房间里。 之前听朋友说过,现在做皮肉生意的有些人装的可青纯了,等你跟她上了床就把你身上的所有钱掏空不说,弄不好还有性病,要是染上那可就完了。我开始害怕起来,怕这个女子就是做皮肉生意的。我转身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道了些关心的话离开了宾馆。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那充满诱惑的身材一直出现在我的眼前。心里是100个不甘心,平时人家都说「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忽然我想起一起跟她聊qq的时候她的ip都是「xxx学校xx」。我心里开始在做斗争,都到嘴边的肉了,怎麽关键时候不敢了呢?何况我可以试探试探她啊?就这样,我回到了宾馆,敲开了她的房门。 当她打开房门是时候我解释因为租住的房子是民房,房东管理很严,已经把大门反锁了,我进不去。那时她刚刚洗完藻,身上裹着一床洁白的浴巾,看上去是那麽楚楚动人。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忏悔,「都是我害了你」。过了一会她小声的对我说「要不晚上你也住这吧!」我欣喜若狂,哈,有戏! 她很不好意思,裹着浴巾坐在床沿,假装镇定的看着电视。我胆子开始大起来,因为朋友们说过--女人只要愿意跟你去开房8成都不介意跟你发生关系。 我交代她先睡就进卫生间洗澡去了。出来之後她还在那里坐着,显然有点不知所措。关了电视和灯我们各自上了一张床。我可以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风量最大,这样好为自己找借口。就这样静静躺着,大约有20分钟,我一直在幻想,要是压在她上面一定很爽;幻想着跟她做各种姿势,真是美死了。 我的dd早就硬的跟铁棒一样。这时她说有点冷,能不能把温度调高一点,我说冷点睡的舒服,你要是怕冷我就睡到你床上去?她调皮的回答「你敢!」 这下可把我给激怒了,假戏真做,你说我不敢,我正愁没话题让自到她床上去呐。我甩开被子一下就钻到她被窝里去,她吓的在那里鬼叫。但是似乎没有拒绝我的前进。我胆子更大起来,她朝天躺着,静静的没有做声了,呼吸听起来有点急促。 我试探性的把手伸了过去,正巧就碰到她胸前那个隆起的肉疙瘩,我知道那是她的乳房,我来个180度的大转身就压在了她上面。她的呼吸是那麽急促,手也开始配合起来,我舔着她的耳朵、脖子、乳房,她开始呻吟,手从我的背滑到我的臀部、大腿。 我的dd早就不听使唤,顶的老高,她退去了我的裤叉,让我的阴茎在她的洞口上下的来回摩擦,她的水好多啊,「农夫山泉还有点滑!」她的呼吸声越来越大,细嫩的玉手迫不及待地抓住我的dd往她的mm里镦,我没费多少力,伴随着她的一声「啊」dd就很顺利的全进去了。里面真的好温暖,滑滑的。 我一边用双手握着她那两个雪白的山峰,一边尽量让dd进去深一些做打圈运动,她呻吟着,两手有力的抓住我的胳膊,时不时的扭动她的屁股配合我。这时她忽然推了我一下,我问她怎麽了?她说这样是不是会有小孩啊,要是有了怎麽办啊?我停止了抽插,忧郁了下跟她说「这里是宾馆,或许有配安全套,打开灯找找看」,她的双腿夹在我的屁股上,两手扣在我脖子上,我把她抱起来,慢慢挪向电源开关,由於以前跟女朋友做的时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姿势,没有经验,快摸到开关的时候dd不小心从她的mm滑了出来。 灯亮了,哇,她的肌肤好白皙,让你舔了还想舔。环顾了一下台面,没有找到我们要的东西。接下来,就开着灯,我把dd放进了她的体内,她闭着眼睛不敢看我,在视觉的刺激下我更加猛烈,把她的双腿抬在肩上,看着自己的dd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用手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一只手抚摸她的阴谛,彷佛间我感觉得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一阵一阵的收缩,两手抓的我越来越紧。 凭经验我知道她达到了高潮,她两眼微闭着,透出神仙般的迷离。在最後的冲刺中,我把几亿个活生生的种子播洒在了她的体内。我看见她哭了,或许是後悔,或许是……(後来我也没问他)洗完澡她不让我再碰她一下,我们各自上自己的床一觉睡到天亮。 窗外吵杂的汽笛声把我唤醒,一看手机已经6点多了,同时还收到由於关机电话打不进来的短信提示,10几条全是女友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