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是我的女友,交往三年。她文静温和,腼腆含蓄,柔声细语,娇滴滴的。 是那种让人一见就想怜香惜玉,细心呵护。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她还在念书,家教又严格,她父母是那种观念传统 封建的人,对现在年轻人的观念强烈抵触排斥。接受不了时下的风气。所以我们 的关系也只能在暗中进行。这样让我们相处困难重重。父母不许她随意外出,对 男生打来的电话,几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盘查。打过几次後,我也不敢随意乱往 女友家中打。 父母对她每天晚上的出行都要问个一清二楚要是回答得有稍有迟疑,那麽她 的出行会变得更家困难。这让我们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总有说不完的话语, 道不尽的想念,浓情密意,但享受云雨之欢的机会却不多。那时候我已经工作了, 但是单位的宿舍并不充足,所以要和同事同居一室,没有独处的空间。至於开房 对於我经济能力负担较大。所以我们只能在寻找一些隐蔽的场所偷欢。但是女友 老是很紧张,每一次都催促,让人很是扫兴。 等了一个周,终于又到了和女友约会的时间。很久没见面,和年想抱抱,搂 搂她。那是下午五点的时候。我到女友家楼後等她。 因为上次去过一次女友家,她父母认识我的长相。女友担心,父母看到我起 疑心。与女友见面後,她歉意的告诉我,他父母改变了主意,任她怎麽讨好,也 不同意她出门。我心情很是沮丧,好不容易盼着这一天。央求道“玲你在去和你 父母说说。”女友为难“我都跟爸爸妈妈说了,我怕他们会怀疑,以後我很难出 来见你。” 我也知道女友父母疑心很重。但好不容易有机会慰劳相思之苦,怎麽能错过。 於是苦着脸道“玲我好想你。”女友受不住我的央求突发奇想“不如上我家去。” 我顿时泄气,上次去女友家,被她妈妈向审问犯人一样,总是在套话。我们连半 点亲近的举动都不敢。她爸爸严肃不拘言笑,跟他说话都要战战兢兢。让我根本 没有跟他攀谈的勇气。“可是!你爸爸妈妈都在家。”女友狡黠道“我是让你悄 悄上我房里去,我爸爸妈妈很早就睡的哟。”女友家是一栋四层的楼房,她的房 间在四楼,三楼是她爸妈的房间。 女友的诱惑,让我蠢蠢慾动。但仍有顾虑“万一被发现怎麽办?”女友鼓动 道“别担心我爸爸在客厅看电视,妈妈在厨房做饭。” 我没好气的道“你爸爸在客厅上,那还怎麽上你房里。”她家二楼,楼梯是 设计在客厅里,必须要从穿越过客厅。女友安慰道“别担心我爸爸是个电视迷现 在正是他喜欢的节目,现在就算是天踏下来他的视线也不会离开电视。” 到楼梯的一半女友让我停了下来,她去做侦察。女友从客厅出来向我示意。 我轻手轻脚的上到二楼。她家的客厅很宽敞,电视柜靠南边墙面。电视柜有两扇 门,用做装酒具茶具所用。两扇门光亮光亮就向镜子一样。而沙发距离电视5米, 是那种半圆形状的,靠背足有一米来高,後边留一条过道。在後边有台阶,是餐 厅用玻璃阁墙。厨房在餐厅里屋。从过道趴着过去,并没有多少被发现的风险。 最危险的地段还是楼梯。那是一条弯曲45度的楼梯。 木制的围栏半8公分高,一根根的间隔挡不住人视线。 只要女友爸爸回头我就暴露无疑,就算他不回头,从电视柜的左门镜上也能 看到楼梯的角度。从沙发後头慢慢的爬,女友在我旁边帮我掩护顺便观察她爸爸 的反应。电视上播放的是一部战争电影,在我缓慢的移动中,偶尔哄!的爆炸声, 和喊打喊杀声,让我心惊肉跳。 到楼梯这个最危险的地方,女友悄悄的向我吩咐道“明!我挡着你,别乱动。” 和女友手贴着手,脚对着脚。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女友的身高到眼角,她的身材 纤洗不能完全把我挡住,好在她今天的衣服比较宽松稍微拉宽,就能基本掩盖过 去。但是我的身高就比较困难,於是女友把头发散开,我埋头。调整好後,两人 就这样贴着,侧身上楼梯,女友在外我在里。女友因为紧张的关系,气息微促, 因为我埋着头的关系,她的呼吸浮到我脸上。柔柔的,暖暖的,就像她在抚慰着 我的脸。乳房的因为呼吸而有节奏的起伏。 感受着女友乳房上传来的波动。下体很不合适宜的有了反应。女友也感受到 我的变化,蚊声道“明!忍忍到晚上就……”我看到女友脸红通通的。我色心一 起。伸出舌头点点了女友鼻子。紧张的女友没有回应我,我正慾她的鼻子。突然 楼上穿来声音 噔噔!圪登!有节奏的脚步声从楼上穿来。我们顿时魂飞魄散。也顾不得被 女友爸爸发现。我们两人猛的跑下楼来。好在电视的声音很大,而且正是战争的 到了最高潮的段落。掩盖了我们的脚步声。 我慌了神,手足无措。女友忙道“快!到厨房里去。”我也不多想矮身躲进 厨房。 原来从楼上下来的是女友她妈妈,她妈妈瞧见她道“啊玲!吃饭了跑哪儿去 了?咦!怎麽辟头散发的,衣服也这麽乱。”女友强笑道“没事,没事!”她妈 妈显然没有多想也不多问。“你这孩子越来越轻佻,半点都不让人放心,叫你爸 吃饭吧。”女友见她妈妈要进厨房,忙拦道“妈啊!你坐着。 我帮你上菜!“她妈妈奇怪的道”早就摆好了。“女友道”妈!别忙我来帮 你乘饭。“她妈妈道”不用了,你这丫头毛手毛脚,待会又把我的碗弄坏了。“ 她妈妈说完走进厨房。女友紧跟着,嗫嚅道“妈!他是他是”进厨房。只见 厨房里摆着一张大椭圆桌,桌上摆好了几道菜肴。餐桌布几乎垂地墙角处是冰箱, 却不见人影。女友突然放松下来。女友妈妈看着那张被移开的椅子。疑惑的道 “咦!刚刚还摆好的椅子,怎麽弄歪了。”女友恍然大悟。舒口气,神色自然起 来。 躲在桌下,我大气也不敢出。虽然有餐桌布掩盖,只要不掀起,是没办法发 现我。但是心理仍然发怵。餐桌有一米来高,女友家三口落坐,三双脚分穿蓝红 灰三种颜色的凉鞋,分做两边,蓝色凉拖鞋是女友的,红色是她妈妈,两人同坐 一边。而灰色是他爸爸。我移到女友脚下。 拉拉她的裤子,女友故做平静,一手端碗,一手夹着筷子。突然筷子一滑。 嗒嗒!掉落到桌下。女友妈妈责备道“这丫头,太不小心了。拿去洗洗啊!” 女友答应一声,一边装坐找筷子,一边钻进桌下。我们两面面想对,但都不 敢做声,我指了自己的嘴又指指肚子。本来打算和女友一起吃情侣套餐,中午的 时候又没吃,谁知道事情变化成这样,刚才因为紧张还没感觉,现在闻到饭香。 饥肠辘辘。女友心有灵犀的拿出鸡腿,向在我们面前晃了晃,然後递给我,让我 大是感动。正慾去接,女友却缩手。她指了指我的手,我一看原来自己刚才爬地 手很脏。正感为难。 女友递到我嘴边,并示意我赶快吃。我也顾及不了那麽多,张嘴咬了一大口。 谁知鸡腿还热着,烫得我手舞足蹈,又不敢出声。硬咽下去。 女友吐了吐舌头,向我表示歉意。她把鸡腿放到嘴边,吹了又吹,用红红的 樱唇含了含,在吐出顽皮的小舌头舔了舔,红通通的嘴儿,映着油黄的大鸡腿让 我产生了联想,女友感觉似乎不那麽烫,这才又送到我面前。我一时情热,心想 如果女友肯用那小嘴儿呵护的是我宝贝那该多诱人。 情慾使我暂时忘记了时间,热情的吻着鸡腿,并握着女友的手,吸吮着鸡腿, 想着上面还粘着女友的唾液,就好似在吻着她的唇。女友脸红了起来。 显然她也想到了。她悄悄的凑到我耳边“要死啊!还不快吃磨蹭什麽。”我 一时色迷心窍耳语道“玲!我要你用嘴喂我。”女友连耳根都烫红了。 “啊铃!怎麽找个筷子这麽久,找不着就算了。”两人顿时下了一跳,刚升 起的激情顿时没了,我才想起来,这不是在自己家,不是没人发现的隐蔽场,而 是随时会被女友父母发现的餐桌下。 女友赶紧收拾自己情绪,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她妈妈问道“啊铃!脸怎麽这 麽红,刚才还好好的。”女友支吾道“妈没事,只是有点儿热!” 我正为刚才感到後怕,又感到刺激。 女友的父母吃完後,女友由於担心她妈妈手势碗筷时我被发现,就推搪自己 还没吃饱,并跟她妈妈说自己来收拾。她妈妈收拾了几个碗筷,便进到餐厅内的 里屋厨房洗碗。女友叫漏出头来,我四肢着地跪趴在女友身前,只陋出脑袋,高 出女友膝盖。这样只要有人,来我可以很方便的躲进去。 女友也可以很方便的为我掩护。 女友紧张的四处张望,手却一口口的喂我吃饭。开始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 安然无恙,让我们开始嬉戏,先是女友,斗弄我让我吃了个空。 并把筷子擡到胸前。我不甘示弱的趁起身子,一个饿虎扑食,女友机警的擡 举起筷子。我姿态变成了想前倾斜,双脚斜伸,双手撑在女友大腿上,面恰好对 着女友的乳房。女友得意的轻笑,腰枝乱颤,乳房如脱兔,向前慾蹦。 看着女友乳房,如波涛起伏,我慾念大动,阁着衣服与乳罩,狠狠的含住了 一个。呜!女友闷哼一声,擡起的手臂,乏力的垂下,筷子连带着菜落到地上。 女友乳房是她的性感带,每一次碰那里,她身体便会软绵绵的。连筷子落会 引起她妈妈的注意也不顾及了。到是我吓了跳,今天实在是被吓得不清。 耳朵倾听,厨房里传来的是哗哗的水声,心中暗叫一声好险。嘴上却没停, 牙齿轻轻的咬这乳房,用一只手横撑在女友大腿上支撑身体,空出另一只手把女 友另一个乳房掌握在手中。虽然有衣服隔膜,但仍然感觉到发育成熟的膨胀与弹 性。 女友斜依靠着靠背。眼睛半张半合。呼吸急促,手足无措的随意挥舞。我知 道她是动情了。已经完全不顾及周围的动静。我却还没失去理智, 女友这样的神态,肯定要被发现的,我还要她预警,松开嘴和手。轻轻道 “铃!快去整理一下。”女友也醒悟过来。“我去换衣服你等等。” 女友的衣服左胸明显的口壮水印,右胸邹倦曲。 女友很快换了一件衣服。那是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女友重新回到坐位上,女 友娇声道“明别乱动,乖乖吃饭吧。”我那有心情吃。本来还没什麽。 让女友这麽一强调,情慾又上来了。在往乳房瞧去,女友夹菜的时候身体前 倾乳房豁然被衬衫给印出痕迹,退回时又隐藏到了宽松的衣服里,时隐时现,呼 之慾出。 我凑上嘴去慾吸吮,女友伸手拦住了“会弄湿衣服的。”说着她解开两颗纽 扣,领口深开,一对白白嫩嫩,乳头红润的的乳房,从衣中蹦跳出来。 仿佛是急不可耐。女友的乳房并夸张,但胜在鲜嫩,乳头大如葡萄,饱满得 的似是慾滴出水来。 我看着还在发颤的乳房,颤声道“铃你的乳罩!”女友含羞道“刚才上房里 脱了。”我热血沸腾。女友竟然……竟然没带乳罩。难怪刚才乳房一真在乱蹦高 耸。 我一口含住活泼乱跳的乳头,吻抿点,另一只手掌握住另一个乳房,揉,划, 捏。女友边轻轻的喘息,边解开剩下的纽扣,并把衣服敞开,挡住了身後可能来 自她父亲的视线。双手楼着我头的,往下按到桌面下方,她然後双手放到桌面上, 弯腰直到下巴将要触及桌面。这样即使她妈妈从厨房出来,也绝对看不到下边春 光。 这让我放心大胆为所慾为,解开女友裤头,慢慢把她褪到脚腕,白皙的大腿, 和三角形茸毛,稀疏而弯曲,色泽略黄。大阴唇略翻开漏出嫩肉,随女友呼吸而 有节奏的张合。 强烈的视觉刺激让我只想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去,但必须保持这样的肢势,于 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女友。我脱掉自己的裤子,把阴茎放出来,示意女友站 起来,然後我擡起脚分两次从女友脚下穿过,分开椅子两边,身子移动,把屁股 半边做在凳子上。 然後把身体往後倾斜倒入桌下,用手支撑。向下腰一样。女友很配合的扶正 了我的挺立的阴茎,对准她的穴,缓缓插入。女友的穴很深,很难插到低,且很 厚润,有强力的收缩。一进去,就让我如痴如嘴。那种紧握的力道,即使不用动 也是那麽强烈。女友深呼一口凉气,显然刺激不轻。她先把自己衣服敞开。拉下 掩盖住我的下半身。然後趴在桌上。 基本上女友妈妈不到桌子这边,很难被发现。我没发使力,女友上半身不动, 靠腰力来上下运动,开始还是缓慢,後来节奏加快。我们感觉越来越兴奋,动作 也越来越大,连带着桌子也开始摇晃。 女友突然刹车。身体一动不动,身体想连让我感觉到她的紧张。难道她妈妈 来了。“啊铃!还没吃完?怎麽换衣服了。”女友故做镇定的端碗“还!还没呢! 热!热死了。”在她妈妈看来女友只是趴在桌上吃饭。除了面色有点慌乱以外。 并没有什麽异常。 她妈妈道“啊铃今天是怎麽了胃口那麽大,比两个人吃得还多,你不是要减 肥吗?”女友含糊道“我!我也不知道。”她妈妈道“啊铃都没饭了你还端着干 吗?”原来女友慌忙下,忘记饭早被吃光了。女友慌张道“我正想去打饭呢!” 女友妈妈道“今天没饭了!如果你还饿的话,冰箱里还有香肠。”女友面色 通红,显然想到了下边含着的那跟东西。忙道不用。女友妈妈道“哦!那可要收 拾了。” 怕她妈妈过来,女友奋力的把自己这边的饭碗筷子递给她妈妈,身体始终死 死的趴在桌上。但为了收拾离手远的碗筷,她屁股往那边挪了挪。顿时被插在里 面的阴茎,刺到了肉臂,女友哦的一声闷哼,三分痛苦七分愉悦。“算了算了, 我自己收拾吧!看你冷汗都冒出来了。”女友妈妈颇为心疼的道。 女友喘气道“没!没关系!我不碍事。”奋力把剩下的碗筷子都递过去,我 阴茎跟着女友左右晃动。每次都顶到了她平时很难顶着肉墙上。左右的晃动,使 我阴茎就像轴一样转来转去。在加上女友身体上的紧张,是穴内收缩加倍,那种 数倍的蠕动,使身体的愉悦是平时的数倍,竟然在最要命的时候。要射出来。女 友妈妈就在桌上收拾碗筷,叮叮当当的!传着累碗的声音。女友也感应到阴茎的 变化,双手环抱在桌上把头深埋,总後我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女友堵着手臂的 嘴,发出几声闷响。女友妈妈以为她是生病了吩咐了几句後就到厨房去了。 经历了这种刺激但却不够尽兴,後来到女友房间,我们才畅快的做了一次。 但後来想起来,还是觉得後怕,在也没勇气来一次那种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