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友(姑且称之为女友吧,本来我已经在两天前跟她提出过分手了,从严 格意义上来讲只能称之为前女友)认识有一年多了,在一起同居也已有一年零二 十八天。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麽一件让我震惊的事。 就在四天前,也就是公元2004年4 月25日。当天正值周日,由於我的电脑DVD 光驱出了点问题,就到科技市场去买了个新的CD-ROM. 因为女友特别喜欢玩游戏, 特别是极品飞车。在科技市场转悠时,我还一狠心花了250 元特别为女友买了一 部带油门、刹车和方向盘的超级电玩,让她在玩极品飞车时有更加逼真的感觉。 当晚和女友一起吃完饭,跟往常一样,她打开QQ一边跟网友聊天,一边在中国游 戏中心打牌。我则打开电视、影碟机欣赏我的美国大片。平时我们一般都在十二 点左右睡觉,那天十二点钟时她关掉电脑,去了浴室洗澡。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 觉得女友澡应该洗完了,我坐了一整天的车也有点困,就拿着毛巾准备去洗澡。 走到浴室门口刚想敲门,突然听到里面有说话声,我觉得奇怪,怎麽一个人洗澡 会有说话声呢?就停了下来侧耳去听,里面传来女友的声音,原来她在讲电话。 我心想:真是奇怪,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她在跟谁讲电话呢?再说要讲电话 什麽时候不好讲,在浴室里洗澡这点时间都利用上了。心里越发有点猜疑,觉得 事情有点蹊跷,便决定听一听她到底在讲什麽。 我房里浴室的隔音效果非常不好,尽管女友压低了嗓音,并且还夹杂有喷头 流水的声音,但我还是很清晰地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 这麽晚了她在跟谁聊呢?又不是她的同学或同事。我疑心越来越重,决定偷 听下去。 接着听到女友讲话的声音似乎很是愉悦,并且讲话时一直带着笑声,我想这 人跟她的关系肯定不寻常,平时很少听她打电话时这麽开心。(也许正是她的开 心,导致她疏忽了我刚才走近浴室的脚步声,也疏忽了外面有人在偷听) 「你怎麽还没睡啊,这麽晚了?」女友的声音。 …… 「哦,想我?是真的吗?」 …… 「当然高兴了!」 …… 「我在做什麽啊?你听不出来吗?你再仔细听听」里面水龙头冲击地板的声 音变大了,她把水龙头拧大了一点。 …… 「现在听出来了吧?我在洗澡。现在洗完了,要穿衣服了。」 …… 「什麽?你想听什麽?」 …… 「听我说话啊?是不是真的?」 …… 「你真的想听啊?」 …… 突然流水的声音又大了一些。紧接着,我听到了一种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声音, 她居然在电话里呻吟,跟我在床上做爱时的声音一样,并且还要更夸张。 我呆若木鸡。为什麽会这样?我听到了什麽? 那声音在我的耳中听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令人无法接受。终於, 我抑制不住满腔怒火,「彭彭彭!彭彭彭!」我拿起拳头便朝浴室的门猛捶。 里面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浴室的门打开了。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女友经过我身边,低声骂了一句 「神经病!干嘛?」然後走到隔壁的卫生间,很响声地放水,放了大约有五分钟。 我不知道她到底放水干什麽,为什麽把水声放那麽大,是不是想用响声来掩饰什 麽?平时她洗完澡就径直回房间睡觉。我还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我甚至停止了思 想。我大脑一片混乱。我全身在发抖,我的嘴唇无法自制地在哆嗦。 过了几分钟,她拿着浴巾回了房间。我跟着进去。 平时她一回房间都是将浴巾挂在门後的挂钩上,然後脱衣服睡觉。但今天她 不,她回房後坐在了床沿,浴巾还拿在手里,一个劲地在擦手,我不知道她的手 是不是很脏,反正她一直在擦,反覆地擦,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我站到房子中间,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十分平静地对她说:「请你将你的手 机拿给我看看。」 我想知道刚才她到底在跟谁打电话。以我的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给那个 清华的网友;二是给那个上海的网友。因为我有时偶尔看到她QQ上的IP显示上海 或清华大学,而她平时聊QQ聊得最多的也是他们。并且在聊天时我跟她讲的话她 几乎都听不到,每次我说一句话後要过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然後问我「你刚才 说什麽?」我经常躺在床上远远地冷眼旁观她跟人聊天,她似乎聊得非常开心, 有说不完的话,有讲不完的开心事,不时地发出朗朗的笑声,还不时地朝我这边 瞟上一眼。她怕我看她聊天,更怕我突然走过去站到她旁边。只要我一起身,她 马上就将对话框关掉。有几次我特意站在她旁边一动不动,良久良久,电脑右下 角的QQ小图形不停地在显示着有信息来到,但她却打开另一个窗口,开始玩游戏, 直到我走开。 她依旧坐在床沿,眼睛盯着电视,手还在不停地擦。 我又补充了一句:「将你的电话拿来看看!」 她还是没反应,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反覆着。 我将电视关掉。 「是不是不拿?」我盯着她问。 她保持沉默。 「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我继续以十分平和地口气问她,我尽量保持冷静。 「这麽晚了你们在说什麽?」我希望她能对我坦白,我想给她机会。 她一直坐在床沿。我不再说话。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 「好了。我现在不想知道了。从今天晚上开始,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和我 在一起了。我给你充分的自由,以後,你想干什麽都与我毫不相干。我想干什麽 也与你无关。你走吧!」她家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很快就能到家。 她还是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以前你跟人聊QQ我说你几句你不耐烦,说我多心,管得太多,还跟我吵架。 後来我不管你了,给你私人空间,随便你聊,充分地信任你。但现在看来,是我 错了。你根本就不值得信任!」 …… 「你现在呆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也没有必要了。以前你跟人打长途电话一 打就是两三个小时,最短的也有半个小时,而且还是主动打过去的,我原谅了你。 那天晚上你跟人喝酒喝到凌晨三点多,回来时连墙都扶不稳,是一个男的将你半 抱半搀送回来的,後来我也原谅了你。你说没有我,你活着没有意义。我相信了 你。但这次……我已经无话可说了。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吗?这样下去还有意思 吗?走吧!」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我们存的几万块钱。我跟她将 钱存在两个银行卡上,因为平时我跟她花钱都很浪费,就决定存到银行,这样至 少到结婚时也有一点积蓄。她一张,我一张。我的这张钱稍微多一些。「你拿去 吧,你知道密码的。」 她还是不吭声。 我转身不再理她,到浴室洗澡。一边洗,我一边想,这些日子来,她每次洗 澡都要在最後洗,都在十二点以後,而且一洗就是很长时间。一个月前好像还不 是这样。自从那次我发现她电话的通话时间上显示两小时四十三分後,她每次一 回房间就将手机调到无声,而且只要我在房间,别人打的电话都不接。有时拿过 电话看一下,然後说「肯定又打错了,不接。」 我回到房间,她还保持原来的姿势坐在那里。 「你坐在这里没用的。我要睡了,你走时顺便帮我关一下门。」我躺到被窝 里,闭上了眼睛。脑中顿时又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直觉得气血上涌。 一直到凌晨三点,我还没有睡着。她还坐在那里。我不再跟她说话,只是在 床上翻来覆去。脑中始终交织地问自己「是什麽人居然让她做出这种举动来?能 让她这麽做的决非一般的关系?作为一个有廉耻的女人在自己最亲爱的人面前会 做出那种举动来吗?」 不知道什麽时候,她也掀开被子躺了下来,没有脱衣服。我尽量往我这边挪 了挪,我不想碰到她,也不想她碰到我。我已开始讨厌那具躯体。 终於,在还没有找到答案前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也必须睡着,因为明天 还要上班。 大约早上六点钟,我正在睡梦中,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抱住了我。我拿开抱 住我的手,并往床边又挪了挪。 她跟过来,又抱住我。我再次将她的手掰开。 接下来,她反覆地抱住我,我反覆地将她的手拿开。 最後,我说话了。 「请你去抱你喜欢的人好不好?我不想沾人家女朋友的便宜,别人的女朋友 我绝不会去碰的。」 她哭了,但仍然将手伸过来要抱我。 我将她的手抓住。「你这样做是没用的。从昨晚开始,我已经有了新的打算。 以後,我将有自己的新女友,你也可以去找你喜欢的那个人。两个人都从此解脱。」 我甚至还好意地建议她。「现在马上就要五一了,你刚好可以趁这个假期去那边 跟他见面,去会会你的『老公』」。我曾经有一次在她聊天时看到对方发过来一 条信息叫她「老婆」,她没有反对,并且一直很愉悦地在跟对方聊。我记得当时 好像还跟她争过几句,她说反正是叫着玩的,用不着那麽大惊小怪。 她的哭声更大了,并且伴随着眼泪滴答滴答落在枕头上的声音。「老公, (他一直这麽叫我)我真的爱你!不要离开我。」 我冷笑了一声。「不要乱叫好不好?你这麽叫我你那个『老公』会有意见的。」 「我是真心的,我爱的真的是你!」 「这句话也许以前我会信,但现在你想我还会信吗?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是 个SB?其实以前我原谅你都是给你机会,你上网聊天我不反对,我还经常提醒过 你,但是你那时根本就听不进我说的任何话,只要一上网,就把我说的所有话当 成了放屁。……」 她一直在哭。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昨晚那件事我永远也忘不了,一辈子也忘不了,那 是一根刺,一根已经在我心底生根的刺。你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有可能 吗?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我根本就无法忘掉!!」 她再次过来抱我,我一把将她推开,然後翻身起床。「不想让我睡是吧?那 我去上班好了。」 她抱着被子抽泣。 在办公室的一整天,那件事一直在我脑际盘旋,我怎麽也想不明白她怎麽会 变成这样一个人。本来她是一个十分温柔,也很听话的女孩子,也懂得关心我, 对我的家人也很好,我家里穷,她家里比较有钱。每次只要一听说我家里要钱用, 她就马上让我往家里寄,每次三千五千的她什麽二话都不说。每次吃饭时都将我 喜欢吃的菜夹到我碗里,就在事发的当天晚上还是。我喜欢看电影,而她不怎麽 爱看,但每次只要我说去看电影她都坚持要陪我去,虽然她大多时候在睡觉。我 说看美国大片要用音响放才够劲,她马上就陪我去商场搬回一套大音响回来。我 爱喝冰啤酒,她就买回一个冰箱来专门给我冰啤酒。总之平时我说什麽做什麽她 都顺着我。但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在她身上居然会发生这麽一件事来。 次日下午四点多钟,她发来一条短信,她知道打电话过来我是不会接的。 「老公,我对不起你,这段时间让我们好好冷静一下,不烦你了,我们认识 以来,我对你的心从来没变过,现在不变永远也不会变,心一直最爱着你。」 我没有回复。 26日晚九点多钟,她突然打开门进来了。我正在看电视,当没看见她,仍然 看我的电视。她一进来就收拾她的衣物,一包,一包,又一包,整整三包。我本 以为她收拾好了就该走了,没想到她坐到电脑前,居然试玩起我新买的极品飞车 来。 十点二十分,我站到她身边。淡淡地对她说「我要睡觉了。」 她停留了一下,关上了电脑。然後把头仰起来躺在摇椅上。 大约等了十多分钟,我又补充了一句:「听到了吗?我要睡觉了!」意思是 让她马上走。 她躺在椅上,没动。 …… 我脱掉衣服,躺进了被窝,看电视。过了一会,我把电视声音关了(平时电 视上一放广告我就用这一招)。盯着屏幕发呆。 她一动不动。 「走啊!坐在我这里干嘛。」我又冲她说了一句。声音一直冷冷地。 「你愿意坐就会吧,我睡了。」我不再理她。 她走过去,把电视关了。继续回到椅上躺着。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见她还没走,有点火了。 「坐在我这里有什麽用,也许换个地方坐还有人给小费呢。」小姐陪人坐台 都可以拿小费。 我听到她在悄声地哭泣。 我正在迷迷糊糊中,她推了我一下,将被子掀了起来,她也要在这里睡,她 今天发的短信作废了。 我已懒得跟她说话,也懒得理她。反正以前也天天在一起睡,就让她再睡一 次吧,主要是外面好像下雨了,以前有一次跟她吵架她冒雨跑回家,结果生病了。 当晚她不再过来抱我。一夜无话。第二天…… 也许我需要换口气了~~~~~~~~~~~~~~~ 如果主人公是你~结尾会是什麽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