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两面的,人的一生,特别是对性有了渴望以后的人,一直会在感情与理智、性毛多不多,穿什麽奶罩,穿什麽底裤,那是另一个我,一个只想着作爱的我。那些亲爱的女人,我也在我的挑逗中,一次次高潮,一次 次收缩,一次次呻吟。在这里,我发现原来性是如此简单,我接受起来也如此简单。那时,我整天想着作爱,有一天我终于跨出了这一步。 一天下班后,不想回家,我在办公室上网. 很快一个叫小妹妹差钱的网名吸引了我。我开始想逗逗她,哪知她很直接,说她没钱付房租,差钱,要我借给她。我说,怎麽谢我?她问我要什麽?我说我要作爱。她说行。我们约好了见面地点,很快我见到了她。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皮肤很好,穿着一件白色的长羽绒服。我和她去了她的出租屋。她很镇静,我头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又兴奋又害怕。天很冷,她坐到被窝里,我也坐了进去,她脱下外套,紧身的内衣露出来,她的乳房很挺,我轻轻地摸了一下,很翘,我吻她,把舌头伸进她嘴里,麻利地解开她的胸罩,她拿出套套替我套上,我已经很硬了。我用手指扒开她的黑色底裤,伸进她的YC里,抚摸。她迎合我。她的YC很黑,她告诉我,她已和好几个男人睡过了。我摸着她浑圆的屁股,紧绷绷的乳房,那一刻,我的头脑里已没有一切理智,只想插入,抽动。她的水也多起来,湿了一片,阴头,轻轻地吸着,手指温柔地划她的YC,揉她的YD,她快乐地呻吟。她呻吟使我兴奋,我扒开她的腿,俯下头,埋在她的两腿根部,用舌尖撩拔她的的YC、YD,她爽得一颤一颤,我更卖力了。我张开嘴,把她的两片肉含住,轻轻地吸,张开嘴,用舌头拔开她的YC舔,她吭声连连,求我操她。我知道,她已经不行了。她拉着我的弟弟就插进去,我猛然用力,一下插到她的最深处,她爽快地大叫了一声。然然紧紧地抱住我,她的两腿勾着的后背,两只胳膊搂着我的脖子,说,求你了,日死我吧。 我看着她的样子,使劲地插,她的大大的乳房欢快地跳跃,脸越来越红,迷离的眼神让我更加用力。她说换个姿势吧,从後面。我从没试过,但感觉很爽。我在後面用力地顶她,她不住地往前移,从镜子里看到她晃荡的双乳……我感觉 到她一阵阵地收缩,突然她大喊起来, 戳!戳!戳!.我吓了一跳,一泻如注,射进她的洞洞里. 事毕,很快她就穿衣服、我付钱,她走了,说以后有机会再作。 ? ?我敷衍着她,感觉到心里莫名的失落,空荡荡的。我不知道自己怎麽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这该算我的真正的嫖妓的经历吧,虽然她肯定不是职业妓女。但我还是感觉自己很恶心,很差劲。 在自责与自怨中,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依然上网,依然调情,依然无所顾忌,但我不会主动去找这样的女人作爱了,感觉那种作爱象动物,象木偶。直到有一天,我又遇上了另一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也不是处女了,当时她休息,想找个人隔她玩。我和她聊上了,我说我们作爱吧。她说行呀,她有半年没作爱了。后来得知,我和她毕业于同一个城市的大学,她在学校找了一个男朋友,两地分居,时间长了也没什麽感觉了。到了宾馆,我发现,她看上去不象随便的女孩子,很纯的样子,虽然不算好看。我们就聊着天,后来,她准备走了,我不知道为什麽冒出一句: 你去洗澡吧。 她说好呀。呵呵。 洗完澡,她钻进被窝看电视,我也去洗了。出来我们很快粘在一起。我脱去她的内衣,她的乳房很小巧,可算是太平公主。我吻她时,她已经兴奋极了。她不需要我挑逗,直接要求我插进去。我插进入了,她的下面很松,特别地松,而 且只有几根黄黄的稀疏的阴欲的煎熬。有时,夜深了,听着身边的人发出均匀平和的呼吸,我常常想,在黑甜的梦乡中,她可曾想到我是怎样的痛苦。有时,夜不能眠,我独自躲进卫生间手液喷涌而出,我直想哭。究竟要怪谁呢?怪我?怪 她?我到底怎麽做才对? 说实话,我的太太很爱我,这我知道。但这种爱成为我精神上的十字架,每每想到自己的荒唐,我会生出许多的歉疚,我告诉自己,对太太好一点,再好一点. 但这又成为她认为自己正确的根据。她认为,如果是她错,为什麽我不和她 吵呢?就这样,日历一张张翻过,感情在一天天消磨。想起和太太初恋的时光,恍如隔梦;偶尔翻起我当初写给她的情书,常常不好意思看,常常问自己:到底爱她什麽地方?那些信是怎麽写出来的? 此后,工作忙起来,我上网也少了很多。繁忙的工作把自己的时间塞得满满的,暂时忘却了痛苦。过了有半年吧,我又遇上了一个女人,在这个女人身上,我得到了真正的享受。 那是一个冬天吧,我上网聊天。看到一个女人的网名,叫兼职美妇. 我知道,这又是那种女人了。我心底的另一个我又冒出来,和她打招呼。很快了解了她的情况,她要我当时去,我说过一天吧,和她联系。 过了几天,和太太又吵架了。那时,我有半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了,心里很郁闷。我也许是个性毛,蕾丝紧紧地包着她的屁股,她说,来X 我呀。我一下炸开了,弟弟很快大了。她摸着我的弟弟,替我套上套套,一边说,你的弟弟真大。 呵,这是第二个女人说了。我把手伸进她的胸罩里,轻轻地摸了一下。她说,捏它。我轻轻地提着她的RT,没几下,她的RT就硬了。我扯下她的胸罩,把她的乳吃下出,用力吸,再吐出来,再吸进去,再吐出来。她HIGH得不行。很快内裤就湿乎乎的了。她说,一看到你我就软了,就想你X 了。 这是个床上很放得开的女人。我褪去她的底裤,她逗我,双腿紧闭,不让我看,我也笑着扒开. 她的YC居然是粉红色,象未开苞的处女一样,而且她是自然生产的,小肚子上皮肤一点也看不出来生过孩子,甚至嫩得有点透明。我用手指 拨弄她的YC,她的YC早就涨大了,YD突得老高,水汪汪的。我情不自禁地吃起来,舔、吮,我用舌尖划过她YC间的缝隙,她呻吟不止了。拉着我弟弟就插进去,我挺枪刺入,轻轻地抽动。她仰着头,不停地说着粗话,问我,她的奶欲也被唤起了。她引着我的手伸进她的吊带衫里,让我用力。我隔着胸罩揉她的奶,她比较苗条,穿着吊带衫看不出她乳的大小,但我一摸,居然一只手放不下。我坐起来,把她放我的膝上,手伸进去,她的乳现出来,很大,很白。她说,亲亲吧,我刚洗完澡,很乾净的。我吻她,她微闭着眼睛,很享受。很快,她的乳涨大、发硬。 她说: 我想叫。 我说: 叫呀。 她说 这里人多,我们这里不准叫的。 我看着她压抑地表情,出了坏主意。 我把手指伸进她的内裤里,一摸发现她内裤都湿乎乎的了。紫色透明的内裤很性感。我用手指轻轻地在她的XX游走,在她XX上用掌心搓来搓去,同时用中指从她的XX下方往上划,到了XX就略作停顿,她不停地扭动,娇喘连连. 我相信她的表现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的水不停地涌出来。我又伸进两根手指,一伸进去,她猛地抱着我,说 插我! 我快速地抽动手指,她咬着嘴唇,不停地颤动,哦哦地低叫着。一会儿,突然她咬住我的肩膀,一动不动。我被她咬得很疼,事后发现,肩膀上有两道很深的牙印。我知道她高潮了。她伏在我怀里,说 知道为什麽我会高潮麽?因为你看上去很有文化,我喜欢你这样文质彬彬的男人。 我无语…… 事后,她又吻住我的嘴,和我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给了她五十元小费,她说不要,我说刚才快把你内裤扯坏了,就当我送你个内裤吧。她开心地接受了。以后,有一回我上街买东西,居然遇见了她,她朝我开心地一笑。我也笑笑。那种 感觉也挺好。 这次的经历,让我对小姐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不管出于什麽原因,她们大多数也该是被同情的。特别有些花季的少女,这些少女都是农村出来的,可以肯定多数开始是因为穷,上不起学,出来打工,然后觉得打工太苦,做了洗头小姐, 进了染缸,但后来觉得光洗头也挣不了几个钱,就做了卖身的小姐。想想城市的女孩子在做什麽呢?可能还是父母的怀里撒娇,因为她们的父母有钱. 和太太还是象一杯白开水,不咸不淡地过着。偶尔她的手机想起,一两声就断了。我也曾 偷偷看过,这是些陌生的电话。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以前,我要带着孩子出去, 她总是要和我在一起。但有段时间,她总是找借口,不和我在一起。偶尔的闲谈 中,我发现她对有个男人家中装饰情况比较,我更加疑心了。我相信,她和这个 男人之间有些什麽,虽然不一定是性的关系,但肯定是比较亲密的。但我没有证 明据,也不想去找什麽,我太累了,不想再折腾. 只是偶尔含沙射影地告诉她: 如果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关系,那只有离婚一条路。 也许这是男人的通病吧, 我这样做了,还有什麽资格要求她呢?太太肯定也不想走到那一步,但我们之间 的交流更少了。 我太太有一个爱好,每天都要摸着我的弟弟睡觉. 常常摸得我性趣盎然, 弟弟硬得不行。但我一摸她的时候,她就把我的手打开,然后说 睡觉.很快她 就睡着了,而我却在欲火中挣扎。 是的,的确,我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内疚,这种内疚和对性爱的渴望相互交织、相互搏击,使我变成了两面人。在人前,我是好丈夫、好父亲;但在人后,我是个浪荡的男人。如果太太不能作爱,那麽我想我会控制自己不去想作爱的事,但她是不想,而且理由充分。她说她不喜欢戴着套套,所以过了安全期几乎不可能作爱,而安全期只有那麽几天,即使这几天也几乎只能做一两次。这样的生活我真是受够了。 一次,我去另一个城市出差,正好在这个城市我有个很要好的同学. 两人相 见分外亲热。喝酒相谈过后,已是晚上十点多锺了。他请我去洗澡,我们便去了。这是一个暖昧的休闲中心,墙上满是丰腴赤裸的女人像,粉红的墙壁在幽暗的灯光下让人心神不定,一个个穿着超短裙和低胸紧身上衣的小姐晃来晃去,洁白的大腿和高耸的胸部让我不住凝视。 洗澡上来,同学叫来了老板,让老板安排一下。一会儿,老板叫来了几个小 姐。小姐一来,便坐在我大腿上,勾着我的脖子,丰满的奶欲最强的时候等等。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当然这些事情,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面对这样一个不幸的女人,我的心里升起了很多怜惜。我能做什麽呢?只能 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陪陪她,劝慰她,我编了很多悲惨的故事说明还有比她不幸的 人。一次,她的腿扭伤了,她的老公根本不问她,而那些网友听了也只是当时安 慰一下就算了。我当时很着急,给她出主意,从她吃饭、睡觉、上卫生间等事情 考虑到工作孩子。当时我并不觉得什麽,也许我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吧。使她很 感动。但当时她没说什麽。以后,我见面的第一句话总是问她腿好了没有,给她 找了好多养伤的数据发给她。 很快她的腿好了。一天晚上,她说想让我看看她。我说好呀,很快我们用了 视频连接。镜头打开了,这是一个丰满的女人,长长的卷发使她显得很诱人,因 为是夏天,她穿着细细的吊带裙。我说她长得很漂亮。她开心地问我哪儿漂亮。 我说因为她长得跟人民币似的。她迷惑地问我什麽意思。我说她的胸很漂亮,象 人民币一样坚挺呀。她乐得哈哈大笑,说我真坏。气氛顿时暧昧起来。我说,不 过如果她把胸罩摘了,肯定没这麽挺了。她说她根本没戴胸罩,我不信。她一边 说着证明给我看,一边擡起屁股把裙子掀上去。她的胸露在我眼前,果然没戴奶 罩,圆圆的RF很诱人。我已很长时间没亲近过女人,顿时弟弟就硬了。我告诉她,我弟弟硬了。她说她想看看。我说我没摄像头. 她问我当时能不能出去。我说能。她说见面看,问然后就说了时间地点,就她马上去那儿等我。然后下网了我知道她说话算数,说实在的,我也很渴望见她。於是我换好衣服,出门了。我来到约好的那路上,远远地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走过来,并不住地左右张望,我确认那就是她了。她也认出了我,很开心地和我打招呼。我们靠得很近地散步。她的洗发水的香味直直地钻进我的鼻子里,好闻极了。她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味道,走起路来,胸部一晃一晃的,还是没戴胸罩。我们慢慢地走进一个树林里,现在想来当时胆子真是大,根本没想到蛇虫什麽的。到了树林里,她站定了,脸对我,借着月亮说要看看我的脸。我不由脸热了。我们相对站着,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她的眼睛也迷离起来。我们都不吭声,但我感觉到情慾在我们身边很快升腾. 我们几乎同时把对方拥进怀中,她浑身一颤,深深地呼了口气,很陶醉。我不由分说,吻住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她也热烈地响应,更强烈地吻我。我隔着吊带的裙子揉着她的胸,她很快呻吟起来,她把裙子掀上去,说, 舔舔我 ,我一手捉住她的胸,含进嘴里吸吮起来。她不停地呻吟,轻声地叫着。我用舌尖不停地撩拔她的RT,吞进吐出,用嘴唇包着不停地转着圈。把她胸挤到一起,一下含进两只RT,用力吸,向后拉,然后猛地松开,看着弹回去。我的弟弟更加涨大。她说:捏我。我捏住她的RT,轻轻地捏。这让她更兴奋了,她说我喜欢这样,又疼又爽。我把手伸进她的底裤下面,底裤已经湿了一大片,连腿上都流了水了。 她解开我的裤带,把我的弟弟掏出来,然后,猛地蹲下,一口把我的弟弟吞 进嘴里. 我爽得浑身一颤。惊呆了。从来没有女人把我的弟弟吞进嘴里过,那种 感觉真爽。看着她的头在我的裆部一伸一缩,感觉她的舌头在我的弟弟上缠绕流 连,在我的最敏感的头头上吸吮,她深深地把我的弟弟吞进去,又慢慢地放出来,我快要爆炸了。我说,我不行了。她赶紧放开我。低低地说了声 插我! 我从没有过在野外作爱的经验,不知道怎麽插。她笑道 呆子 然后,弯下腰,把底裤脱下扔在地上,叉开腿,我明白了。我站到她身后,她拉着我的弟弟就插进去,然后把我的手拉到前面,我捉住她的胸,她两只手勾着我的屁股,说 开始。我一下用力,狠狠地刺入她的最深处,她大叫一声,那声颤抖着拉得好长,最後声音还飘了上去,我知道,她很享受,我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我很兴奋,也很紧张,感觉一阵阵热流要从弟弟里喷出。我控制了一下,渐渐地加快了速度,不停地抽动,听着她YD里发出扑兹扑兹的撞击声,这声音又和着她粗重的喘息和忽高忽低的呻吟,让我头都快晕了。我说 不能叫呀。 她说 我也不想叫,但控制不了,这已经很小了.也许是紧张,也许是许久没做的原因,很快我喷了,那一刻,我死命地用弟弟顶住她的花心,精爱太刺激了。我们坐在树林的长椅上说话,因为蚊子太多了,说了一会儿,她说回家吧。我们便分手了。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世界就会变样。她对我来说,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一段时间,只要我有机会,就会上网,而只要我在网上,总会遇到她。我知道,她并不爱我,只是把我当作她最好的朋友。我也是这样,生活的磨难已经使我无法再爱,已经丧失了爱的能力,但这并不是说我就是一个坏人,我一直固执地以为,自己依然是一个好人,我关心她、同情她,我把她当作自己的朋友,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朋友可以在相互需要的时候给予对方性的满足。 我和她聊天时,常常是长时间的无语. 我不知道怎麽劝她,而她也不知道怎 麽走出自己的困境。只是,每次聊天,我都会听到她的诉说,比如老公又打她了,老公又骂她了,老公昨夜又折磨她了。她说其实她很爱老公,只要老公对她稍微好一点,她都会很快乐。有段时间,她想离婚,准备买套房子,但想了很长时间,为了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她还是打消了念头. 有天夜里,她很难过,那时她已有三个月没作爱了,想到自己的生活,她伤心得要命,不停地哭,我陪着她,也和她一起哭了。她要见我,说她受不了了。当时,我其时很想拒绝,但不忍心。 我答应第二天见面。 天很快亮了,我和她约好中午见面。中午的时候,我去酒店订了房间,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她。那时已经是深秋了。等她的时候,我感觉精神恍惚,感叹人生的无常。从未想到过,在我居住的城市,居然会有这样的痛苦的女人,居然会被我碰上,居然自己会在自己的城市和一个女人开房作爱。想来想去,我的心砰砰地跳起来,担心被人发现. 正在我担心时候,房间门铃响了。我赶紧开门,是她,她一闪身,进了房间. 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凉了,我开了房间的空调,热气使人感动一阵阵的骚动。她其时穿着仿皮的咖啡色甲克,很合身,下身穿着宽大的黑裤,紧紧地包着她的臀部,连屁股的沟都明白无误地显出来,我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屁股,她呀地一声叫,软软地说了声讨厌。我的性慾有了明显的上升。不再象以前那样排斥性爱,至少,虽然她还是从不主动要求,但至少一般不会拒绝我了。这让我欣喜若狂。我其实也是非常爱自己的太太,我其实不太喜欢偷情的感觉,还是跟自己的太太作爱好呀,不用担心,一心一心意地作爱。虽然和太太作爱不会那麽疯狂,但感觉毕竟很温暖。我的家又象家了,而不仅仅是房子。 我和之前的女人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很少聊到性,一般就是各自的生活和工 作,当然偶尔也有她特别想的时候,我会顺着她的要求让她看我的弟弟。她比我 大几岁,我把她当作姐姐,她把我当作弟弟。 是的,我曾经如此放荡,追逐着不同的女人,在不同女人的呻吟里,我得到 了快乐,也感受着更深的痛苦。生活总要向前,我们都知道什麽是对什麽是错, 应该做什麽又不应该做什麽。说实话,偷情使人疯狂,也使人堕落,偷情让人丧 失了正常的生活和正常的人格。我感到很累,莫名的空虚象一个忠贞的妻子,与 我形影不离. 宝宝一天天长大,太太与妈妈的关系也改善了不少。也许是吵累,也许是没什麽可吵了。大家都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尽量不多说话。虽然生活象 一潭死水,但至少是平静的,这于我来说,还能接受宝宝已经上学了,每天我都 会在下班后带宝宝出去逛逛,然后回家吃晚饭。太太对我也好了很多,虽然我一 直弄不清什麽原因,但我也不想去弄清楚。其实生活就是一笔胡涂账,有些事情 弄清楚有什麽意思呢?依然是空虚和娇情。我自己也曾出轨,如果太太和另一个 男人亲密,我有什麽资格去指责她呢?我常常这样想,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新的 生活。